首页 > 知识问答 >新闻内容

相关推荐

阿里年 GMV 超过万亿美元,但用户快被拼多多追上了

相比起其它互联网巨头,阿里巴巴或许是最能反映中国市场冷热的温度计。5月22日周五,阿里巴巴集团(BABA.US)于美股盘前发布2020财年全年及第四季度(2020年1月-3月)财报。财报显示,本季度阿里巴巴营收1143.1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22%,高于市场预期的1070.38亿元。按收入板块细分,包含淘系电商和新零售业务的核心电商部分保持21%的同比收入,这主要得益于盒马等低利润率自营业务的快速增长,而高利润率的淘宝天猫带来的客户管理(增长3%)和佣金(下降2%)收入合并同比增长仅1%。与佣金同样下滑的还有饿了么所在的本地生活服务收入,比去年同期减少8%。阿里云和创新业务仍然保持住了增速。阿里云在2020财年收入破400亿元增长62%,季度营收达122亿元增长58%。据摩根士丹利,阿里云的估值已至770亿美元。但在一季度行业普遍火热的数字媒体和娱乐业务板块上,阿里却似乎并没能从疫情中获益。财报显示,包括优酷在内的阿里大文娱业务营收仅增长5%,甚至不如上个季度。不管怎么说,在阿里2014年上市之后,核心电商出现衰退或停滞前所未有。与拼多多、京东相比,阿里巴巴的业绩也最接近中国一季度GDP下降6.8%的实际情况。受早先港股影响,周五美股的中概股也遭到普跌,阿里巴巴股价收盘大跌5.87%,年初至今基本没有涨跌幅度。值得注意的是,拼多多跟阿里本季度几乎同时发布财报,尽管44%的营收增长是创上市记录的新低,但仍然远超彭博分析师一致预期,再加上核心用户指标年度活跃买家突破6亿,拼多多的股价逆市大涨14.5%,年初至今涨幅已经达到81.65%。站在阿里的角度,资本市场没有太给面子。以周五收盘的市值计算,阿里巴巴现在只相当于6.5个拼多多了。抗风险品类阿里巴巴这次的财报显示,在刚过去的2020财年(2019年4月-2020年3月),阿里巴巴数字经济体的消费型商业业务GMV达人民币7.053万亿元,突破1万亿美元,其中中国零售市场GMV达人民币6.589万亿元。单一公司创造1万亿美元的交易额,确实是一个里程碑,阿里称之为“因为相信,所以看见”,原因是在2015年,阿里巴巴宣布将在5年内成为世界上第一个平台销售过1万亿美元的公司。抛开这里面浪漫化了的修辞不论,1万亿美元的GMV本来就是当一种商业模式跑通并且证明可持续之后,自然而然的一个结果,这不是精准预测,而是精算后的结论。我们能直接看到的是,尽管除新零售外的中国零售市场收入增速停滞,但是天猫完成支付的实物GMV仍有10%的同比增长,这个体量的这个增速,相比起京东和拼多多来说也不算太劣势。并且对天猫的商家来说,给平台交租的压力也在本季度相对减少,因为阿里对于10%的GMV增长没有选择过多变现。疫情期间,阿里选择放水养鱼的策略。不过,天猫仍然是受疫情影响最严重的平台之一。在物流履约上,相较京东的自有物流体系,疫情以及各地政府的居家令使得阿里所依赖的社会化物流经历了一段时间的停摆,甚至一度淘宝天猫不得不想尽办法给商家压力催促发货,以减少对用户体验已经造成的伤害。另外,阿里在品类上也在疫情期间吃了亏。淘宝天猫的传统优势品类是服饰和美妆,阿里在过去多年里把这这两大高利润品类牢牢控制在自己手中,消费者也早已形成认知。然而,疫情使中国消费者无法出门,即使是出门也更加注重防护而非时尚,从而也大幅减少了对服装时尚的消费。“因为女性戴口罩就不需要化妆了。”阿里巴巴集团董事长张勇在财报后的分析师电话会上解释道。此外,受制于一季度疫情对交通和人力的影响,饿了么所在的本地生活服务收入同比下滑了8%。不过,张勇称天猫上的快消品本季度销售增速达到40%,食品生鲜的消费也在大幅上升。这与其它平台第一季度的数据相符,京东财报显示,一季度京东日用百货商品销售的净收入同比增长38.2%。在这些利润率微薄的生活必需品方面,阿里本不具优势,2015年以来对盒马等新零售业务的投资才使阿里慢慢占据一席之地。可以理解的是,互联网平台业务容易高增长,投一块钱可能会有十块钱的回报。而对传统零售业来说,投一块钱能在保本的同时赚回一毛就已经很不错了。但不可否认的是,这些生活必需品品类更具风险抵抗性,在经济下行区间里仍然保有稳健的消费需求,本次疫情将使集团更为重视天猫快消品及新零售业务的投资和建设。据此前《晚点LatePost》报道,4月中旬天猫超市事业群升级为同城零售事业群,阿里内部人士称,目前同城零售事业群已经上升为张勇重点关注的1号项目之一。阿里表示,4月份天猫实物GMV已经有“强劲复苏”,而5月则“继续增长”。阿里需要新用户尽管阿里如期达到了自己的目标,但是,京东的回暖和拼多多的崛起已经是无法遏制的事实。首先是阿里核心电商的年活买家增长趋缓。本次财报显示,截至2020年3月31日止的12个月,阿里巴巴年度活跃消费者达7.26亿,较截至2019年3月31日止12个月增加7200万,但是较上个季度的7.11亿仅增长1500万。纵向对比,蒋凡2017年底出任淘宝总裁以来(后又陆续接任天猫总裁、阿里妈妈总裁总揽核心电商业务),2019财年(2018年4月-2019年3月)阿里中国零售市场年度活跃消费者增长1.02亿,2020财年增长7200万,在近两三个季度以来尤其放缓。尽管张勇称70%的新用户来自于不发达地区,但在2015年以来,阿里的用户增长似乎又进入到一个瓶颈期。横向来看,从2019年开始,京东的活跃买家已经恢复增长,本季度更是增加了2500万,有提速趋势;而拼多多自上市披露财务数据以来,用户数据的增长就一直非常令人惊讶,本季度尽管有所减少,但仍然保持4300万的单季度年活买家增长,还是有许多对拼多多感到好奇的新用户下载并下单使用这个诞生于移动互联网时代的综合平台电商。如今,拼多多的年活买家已经高达6.28亿,与阿里国内电商业务的7.26亿的差距已经缩小到了1亿以内。如果按照这个趋势不变,在接下来的四个季度内,拼多多的年活买家数据很有可能将超过阿里。借助中国第一APP微信崛起的拼多多,它用户维度的天花板也可能就是微信。不过,按照GMV和活跃买家数计算,阿里的平均年活买家年度支出金额仍然达到9714.9元的高度,而拼多多仅有1842.7元。阿里在客单价、复购率和用户心智上仍然有较大优势。值得一提的是当下最火的电商带货直播,此次财报中张勇作出了正面的分析。“直播本质上是一种销售方式,达人和名人扮演的是推销员的角色,赚的是佣金。”在同业将电商带货直播直接视为一块新兴业务的时候,阿里的态度看起来要比预想中谨慎得多,尽管淘宝直播在过去两年培育出了李佳琦和薇娅这两大超级带货主播,并席卷了带货直播的风潮。张勇称,从商家的角度,选择直播带货只是替代了过去的渠道成本和推广成本,但更重要的是要通过这种方式沉淀下用户,做更长久的用户运营。36氪在此前的行业调研中也发现,即便是一些头部带货主播做一场直播,给商家带来的交易大部分都并非在主播直播间里直接实现,而大量是通过零散微商渠道出货。除非带货主播能从品牌和商家手里拿到一定时期内绝对最低的价格,而拥有这种议价能力的主播,在全网范围内屈指可数。这意味着,带货直播与平台收入之间可能并没有直接关系,电商平台要从直播中获益,需要更复杂的其它环节来实现。“我们不把直播带货看成一个独立的业务形态和销售形态,我们把它看成整体消费者运营的一部分,最终是帮助商家获得长期的价值实现。”张勇解释。因此,一些公司把用户增长和收入增长寄希望于直播,从阿里的经验和观点来看,这可能并非最佳选项。

2020年05月26日 11:17

租客惠:商家入驻不扣点,顾客买单不绑卡!

追求喜欢的生活,才是人之常情。所以,年轻人追求“精致”,何错之有?但是,面对“精致穷”,我们有话说线上支付越来越为人们普及,大多数人出门只要一部手机就能解决吃喝玩乐、衣食住行等生活需求。充其量带上一张信用卡,以备不时之需。尤其在年轻人之间,见到现金的次数更是屈指可数。根据数据显示,中国移动支付交易规模逐年扩大,2019年上半年交易规模已达到166.1万亿元。这也就代表着现代商家,就连很多乡镇都开始选择了线上收款的方式,各种线上的团购、优惠买单网站、app也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商户通过在这种类型的网站上进行推荐,推出折扣,来吸引消费者进店享受服务。再由消费者口口相传推荐,或在app上留下评论,以吸引新的客户。提升了口碑,也提升了流量和曝光度。各种团购平台不断冒出,也令越来越多的商家选择让利消费者,但团购平台的高额端口费却无形中迫使许多商家做出“生死抉择”——要么选择降低成本,后果是导致消费者“精致体验”的背离;要么选择提升价格,后果则将带来消费者的“贫穷”消费。团购平台的真假难辨,虚虚实实,令大多数消费者,更愿意选择他人推荐,根据口碑进店消费,买单时候才询问是否有团购优惠。这时,商家在团购平台获取的流量曝光已经几乎没有,却还要承担高额的平台扣点。因此有些商家选择了不再使用优惠,或者将优惠程度降低,对于消费者来说,也就失去了享受更多优惠的机会——这或许是导致许多年轻人,尤其是城市租房群体,“精致穷”的原因之一。一边享受“精致”,一边远离“贫穷”和传统团购平台不同,租客惠是租客网旗下大型消费类服务平台。依托租客网强大的平台影响力和海量的租客资源,租客惠从上线起就受到商家的广泛关注。以专业缔造品牌,用服务彰显价值,租客惠为合作商家推出了“免费引流+多样营销+无忧收款”的惠满意专属服务,也是针对租客网下的租客诞生的优惠服务。商家在入驻租客惠后,会由平台进行免费引流,提高曝光率,也无需广告费。且平台对商家不收取任何形式的扣点,真正的惠及商家,让利消费者,让广大租客梦在享受“精致”的同时,随时随地享受高质感的优惠商家。且租客进行消费后,收入平台的钱将秒到商家账户,不影响商家的任何资金使用。租客受益,就会选择再次消费,商家受益也就多。租客惠为商家、为租客提供了一个专业性的优惠消费服务平台。现如今,随着租客惠的不断普及,越来越多的租客接受并使用了租客惠,租客惠无疑满足了租客们、商家对消费销售的需求。未来租客网也在不抽取商家受益提成的基础下,为入驻商家、租客们带来更多的优惠享受!

2020年04月30日 14:14

加入租客网全民合伙人,给你一份体面的副业!

“工作又苦又累,生活朝不保夕,谁都能做、不被大众认可……”曾经,这是人们对房产中介就业群体的普遍认知。如今,高学历、有职业归属感、“越老越吃香”、富有人情味等新定位,已经成为这类群体的新标签。随着行业的变迁,房产中介已非昨日那般。渴望职业认同感作为服务大众的社会工作者,人们都渴望被认同和尊敬,房产中介行业同样如此。据行业报告内容显示,有超过三分之一的房产经纪人渴望得到职业尊重。该报告称:受行业固化印象,经纪人不希望外界对其冠以“中介”的称谓,反而更希望称呼为“房产经纪人”或“置业顾问”。对于“被叫成中介时,你的感受是?”的问题调查,有46.17%的人表示“感觉不舒服”。他们更希望客户称他们为“房产经纪人”或者“置业顾问”。实际上,职业认同感的提升,与之相伴随的是房产中介行业的日趋规范,以及该行业对进入者准入门槛的提升。报告显示,经纪人已经逐渐摆脱低学历标签,拥有高等学历的经纪人比例高达81%。其中,本科学历比例24%,大专学历57%。据了解,租赁行业一直在不断提升经纪人群体的统招本科率,全面增强经纪人的综合素质与基础能力。报告称,未来学历准入门槛会进一步提升。互联网赋能房产经纪“付出努力才有回报”,任何行业皆同一理。实际上,房产经纪不是外界想象的挣快钱的行业。随着从业年限的增加,不断增强的专业能力以及不断深入的社区连接度,这些才会帮助房产经纪人促成交易,获得更高的收入。根据行业调研反馈,有61%的人愿意将房产经纪人视为可长期从事的职业。于是,这一行业“越老越吃香”也将成为可能。而且,伴随互联网技术的飞速发展,经纪人将获得更多销售技能和带客渠道。以互联网为载体,已成为众多企业创新发展的必选路径。于是,便催生出了房产经纪人“线上+线下”的作业模式,拓展了经纪人的沟通和销售渠道。报告调查显示,房屋租赁平台租客网已经率先用“分享合作”的方式广泛拓宽经纪人从业范围,开设“全民合伙人”服务项目,将“分享房源”与“搭配组合”相结合,使全民合伙人和客户进行有效沟通,成为最了解客户需求的人。同时,租客网的线上实时看房功能也受到热捧,为全民合伙人开展业务交流打造良好基础,线上+线下的作业模式已成全民合伙人的常态。而且,全民合伙人再也不是一个人单打独斗,合作共赢已成共识。在租客网,每位全民合伙人都可组建自己的团队,每单成交背后都有队友的助攻,并且每个团队没有队员人数限制,他们在租客网都可拥有属于自己的独家店铺,挑选心仪的房源,这也反向也促进了内部合作意愿,使合伙人之间形成利益共同体。帮助他人服务大家有一点很多人可能不会想到,这些全民合伙人在租赁房子的同时,还做了很多好人好事。“既赚人情又赚钱”就是对他们最贴切的形容,全民合伙人通过对周围房源的信息了解与整合,将合适的房源信息优先匹配推送给身边有租房需求的人,这些客户可能是合伙人的朋友、同事或家人,合伙人对他们既了解又熟悉,不仅能及时推送让他们满意的房源,节省大量找房看房的时间,同时也是对房东的保障,把房子租给放心的人。

2020年04月29日 14:15